wkes oakc pll9 s4im ey4m 2ki6 jvb7 a46s lt5z bp9n
小说者-> 都市言情-> 《权路迷局》-> 2230紧急状态
2230紧急状态 作者:笔龙胆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8-21
  •     鲁山并不想得罪梁健,但是他更不想得罪北川,毕竟目前北川是副书记,排名比梁健靠前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不想那么明目张胆地得罪梁健。所以,鲁山回到镜州之后,思前想后,最终决定把朱怀遇找来谈一谈,算是吹吹风。他对朱怀遇道:“怀遇同志,你在黎山度假区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,我对你的工作也是很认可的,这一点你明白吗?”朱怀遇一时不知鲁山的话什么意思,他点了点头说:“我很感谢鲁书记对我和黎山度假区工作的支持。”鲁山也点了下头,道:“这一两年,你的工作干得够辛苦了,也可以考虑换个环境。到部门来吧,可以相对舒服一点,压力小一点。”

        朱怀遇这就有些纳闷了,鲁山怎么会突然提出让他到部门的事?鲁山应该知道,梁健是打算让他朱怀遇到省政府办公厅去的,如果让他在黎山度假区一把手的位置上再呆一段时间,干出了政绩来,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,但是如果把自己搞到了部门里去,那岂不是离目标越来越远?于是,朱怀遇就道:“鲁书记,我还是希望能够在黎山度假区继续干下去,直到城市地下管网建设告一段落之后,再动也不迟。梁省长也是这么交待我,让我一定要把这项工作一抓到底。”

        朱怀遇把梁健搬出来了,鲁山就有些为难了,对朱怀遇道:“今天,我也是跟你随便聊聊,一来了解一下你的想法,二来也让你有个心理准备。可能你会继续在黎山度假区呆下去,也可能会换一个岗位多锻炼一下。这个事情,市委会慎重考虑的,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
        朱怀遇也不是傻子,鲁山的话里透露出的意思是,有人要他朱怀遇挪位置,他鲁山恐怕都阻挡不了,否则鲁山就会直接跟他说了。朱怀遇是不想给梁健添麻烦的,但是他担心的是城市地下管网建设这项工程,如果没有他在黎山度假区

        梁健是在晚上接到朱怀遇的电话的,听后他就感觉到这个事情,如果不关注就会变得很严重。他就当即给鲁山打了电话过去:“鲁书记,你们黎山度假区的城市地下管网建设,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国家级的示范工程,目前非常需要有人一如既往地盯下去,直到工程圆满完成,且不可半途而废。”鲁山道:“梁省长,我明白。”梁健就又道:“你明白最好了。事业是要人干的,在工程项目完成之前,人也要维持稳定。”鲁山很是为难,他说道:“梁省长,如果省里容许我们稳定的话,我们肯定保持稳定的。”

        这句话很有意味,梁健就道:“鲁书记,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省里是哪位领导,要让你来动朱怀遇吗?”鲁山马上否认道:“不,不,没有哪位领导明确这么说。我只是跟朱怀遇同志聊聊他的想法”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梁健知道再问,鲁山也不会老实说了,显然鲁山不想得罪那个领导。

        尽管鲁山不说,梁健也已经猜到,八成就是北川。前天梁健批评安涂生,北川肯定以为梁健是在针对自己,所以就向朱怀遇发难。朱怀遇是镜州市委管理的干部,动或者不动,权限在镜州市委,也就是由鲁山说了算,关键还是看鲁山会听谁的。于是,梁健对鲁山说:“鲁书记,这个事情,你们镜州市委要慎重考虑,这不仅仅关系一个干部,也关系一项民生工程。”没有再多说,梁健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当天晚上,鲁山就在房间里转圈圈,北川、梁健,都是省里重量级的人物,他到底听谁的?鲁山忽然有种非常强烈的“做官难、难做官”的感慨。这一个晚上都没有想好,也没有下决定。

        第三天,鲁山又接到了北川的电话。北川一直盯着这个事情,要对梁健进行反击,那就要尽快,才能达到震慑的效果。北川问:“鲁书记,我上次交待你的事情,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动?”

        鲁山这时候想要施展一个“拖”字诀,说道:“北川书记,您交待的事情,我们已经列入日程了,但是最近我们没有常委会,所以可能要过段时间。不过,请北川书记放心,我们一定会抓紧的。”北川听了之后,语气变了:“你要让我放心,那就要拿出让我放心的动作来啊!你们现在办事效率这么低,让我怎么放心得了!”说着,北川就挂了电话。鲁山愣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挂断电话的北川,就立刻跑到了戚明那里,争取戚明的支持。戚明听了之后,当然全力支持北川,再次给鲁山打了电话过:“鲁书记,你怎么搞的?北川书记的话,你也不抓落实了?”

        一个省长、一个副书记,鲁山再也抗不住了。他只好答应道:“戚省长,我们已经在考虑本周五,增开一次常委会了,把北川书记的要求落实好。”戚明说:“你们啊,北川书记布置的事情该做的,就要抓紧时间做好,不要老是要我打电话。”鲁山只好说:“我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戚明就道:“下不为例。”

        镜州市委就通知了市委组织部开始排人事方案,定于周五晚上召开市委常委会。一切安排都在秘密中进行。

        梁健跟鲁山打过电话之后,还是很有些不放心。如果一旦市委常委会通过之后,想要改变是不可能的,除非有违纪违法行为。但是,一般不会有这种问题。所以,梁健还是想要主动去掌握镜州市委的用人消息。

        想来想去,梁健想到了蔚蓝。他就给蔚蓝去了电话,问她有没有空。蔚蓝说,如果梁省长有事的话,她可以到他办公室。梁健就请她马上过来。蔚蓝的状态很好,看来王永梅对她还是蛮认可的。梁健就对她说:“有个事情,关系老朱,我自己不方便去问,不知你能否打听到。”蔚蓝说:“梁省长,你尽管说吧,我尽力去打听。”梁健就把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况对蔚蓝说了。蔚蓝没说任何困难,也没有表露出为难,她说晚上给他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的时候,蔚蓝的电话真的打来了。她说:“梁省长,宁州市委确实要在周五召开常委会,其中有一个就是干部议题。他们市委组织部的人说,他们正在酝酿方案,老朱肯定是要调整了。”

        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,看来镜州市委书记鲁山还是选择了听北川他们的话。梁健对蔚蓝说,很感谢她的消息。蔚蓝问,要不要对老朱说一下?梁健道,还是先不要对老朱说了,说了之后只会让他不好受。蔚蓝也觉得镜州市委这么做太过分了,但是她只抱怨了一句,没有再多说。她的职业性质,让她养成了不多说的习惯。

        结束了与蔚蓝的电话,梁健才回招待所。车上的新闻,正在播报:受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,今年又是一个暖冬。非常怪异的是,近日太平洋赤道带大范围内海洋出现增暖现象,气流抬升,在冬季海洋上竟然出现了气旋,正向中国东部沿海逼近……梁健听了之后道:“现在的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,全球范围内控制温室气体排放,已经刻不容缓了。”牛达说:“梁省长说的是啊,竟然冬季都有类似台风的气旋了!”梁健说:“按照这样的报道,我们会不会要防台啊?”牛达说:“都12月份了,还防台,那可是一个笑话了。”梁健说:“但愿不会出现这种笑话。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牛达的手机短信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牛达看了一眼,他对梁健说:“梁省长,又有新任务了。住建部明天要来江中考察城市建设,他们要去涌涛市,需要您陪同参加。这是秘书办通知的。”梁健说:“最近这段时间,华京方面来的还是很密集的。我们的分管副省长又没有到位,有得忙。”

        回到了招待所,梁健还是想着朱怀遇的事情。他打算再给镜州市委书记鲁山打个电话,但是没有人接。鲁山现在竟然连他的电话都不接了!胆子也太大了!梁健想亲自跑一趟镜州,可明天又要陪同住建部去涌涛!朱怀遇的事情怎么办?梁健还真有些担忧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梁健陪同住建部的领导,前往涌涛市,考察涌涛的城市建设,特别是港口新区的建设。在车上的时候,梁健又给鲁山打了一个电话,鲁山还是没有接。看来,在常委会之前,鲁山应该不会回电话给他了。鲁山肯定在想,到晚上常委会后,生米煮成熟饭,梁健也没有办法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梁健陪同住建部领导刚刚到达涌涛市,忽然从省委、省政府下发了联合通知,所有其它活动和会议全部停止,进入抗洪抢险紧急状态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